文/草莓

名家郝宏偉老師力邀大夥兒出席「河北省傳統太極研究院」啟幕盛事,與我們同行者還有郝金祥郝爺,宗光耀老師、馬偉煥老師伉儷與其學生。比起在邯鄲相處時間較長些,才發現這些輩分地位崇高的名家們,如我們徐社長一樣,相當平易近人。郝老師幽默風趣、活力充沛,一路上天南地北聊個不停,他的父親郝爺乍見時較沉默,熟悉之後也有一籮筐笑話、趣事可說,宗老師為人謙虛和氣,經歷豐富、簡直就是個傳奇人物,馬老師總是安安靜靜、笑容可掬,與夫人感情很好,顯得默契十足。


(前坐者,左:郝金祥郝爺,中:徐憶中老師,右:馬偉煥老師;
立者,左起依序為:郝宏偉老師、徐社長夫人、林彩鳳教練、黃語貞教練)

往石家庄路上,郝爺給我們講了個故事,關於他如何得以拜太極拳名師、楊班侯弟子冀福如先生為師的經過:他於1952年永年縣的太極拳比賽中得到第二名後,冀先生已四十多歲的徒孫,帶著弟子數人,進城來找年約十四歲的他比試推手,由於他特別擅長楊家的活步推手,於是一連三次獲勝,讓前來挑戰的對手鍛羽而歸。當晚冀先生聽聞此事,便特地進城來指名要找他,讓他嚇了一跳,以為那時已八十多歲、盛名遠播的冀先生報仇來了,不料冀先生很親切,認為他很有天份、特別喜愛,便收為弟子。郝爺講述這段故事時活靈活現,使聽者頗有身歷其境之感。博覽各家太極拳書籍的郝爺,認為楊氏太極拳不藏私,且全依據拳經拳論而為之,沒有太多繁複花招,而我們鄭曼青宗師說拳,確能契合楊澄甫大師所說,這項優點實屬難得。


(前坐者,左:宗光耀老師,中:徐憶中老師,右:馬偉煥老師;
立者,左起依序為:林彩鳳教練、黃語貞教練、徐社長夫人、馬偉煥夫人)

宗光耀老師原為外交官員,師從著名武術家李天驥先生(李德印叔父),四十餘年来,堅持義務教授太極拳,並創編了一套廣受好評的蓮花太極扇。對五禽戲、八段錦、易筋經有較深的研究和體會。2007~2008七十多歲的宗老師參加了助学長征,從徒步南到北翻山越嶺,全為了幫偏遠農村失學的學童募款、興建校舍,精神很讓人敬佩感動。在一篇文章中他提到經過四川途中,爬上海拔5000米、空氣稀薄的高山,全憑在腦子裡打老傳統楊式太極拳調勻呼吸,到了山頂上,大家坐下來休息,見他在雪地裡打太極拳都在觀望,打了十分鐘只微微出汗而未喘氣,隊友見了争相學拳,可見太極拳之功效。

馬偉煥老師為楊氏太極拳第五代資深門人,香港楊氏太極拳學會創會會長。他長期追隨楊家太極拳第四代宗師楊振銘(守中),系统、完整、全面地學習楊式太極拳、劍、刀以及太極長拳等。馬太太特別支持丈夫的拳業,有時候陪丈夫練拳,有時候幫助整理資料及練功心得,協助學會工作,這使馬老師更能靜心將數十年的學習心得,及楊家太極拳完整的武術系統,就所見所知全部紀錄下來。

石家庄不愧為河北省會,建設得相當快速,郝老師推薦必去參觀的兩個景點,其一是天下第一橋--趙州橋,建於隋大業(西元605~616)年間,由著名匠師李春設計和修造,是當今世界上跨徑最大、建造最早的古代敞肩型石拱橋; 其二是柏林禪寺,与天下第一桥--赵州桥遥遥相望,它最早建于汉献帝建安年间( 196 - 220 ),古称观音院,南宋为永安院,金代名柏林禅院,自元代起即称柏林禅寺 。 


(柏林禪寺)


(於柏林禪寺合影)

次日郝老師帶大家前往景點時,為了抓緊時間趕赴晚間的「河北省傳統太極研究院」啟幕,我們還效仿大禹治水的精神,過趙州橋景點而不入......,幸好(因此)到柏林禪寺時,有充裕時間參觀,中午還在此與僧人們一同用餐,原來僧人們用餐極有規矩,除了用餐前後誦經祝禱之外,更不可說話、不可浪費食物,最後連碗裡的殘羹湯汁都要以熱水洗淨,從沒試過這麼規矩的大家還鬧了些笑話,比如說不小心開口講話、把用來洗碗的熱水當漱口水喝下......等等。


(徐社長於啟幕式上致辭)

晚間啟幕式上,宗老師表演了拿手的太極扇,馬老師弟子關先生演練太極刀,時中學社和鄭子太極拳研究會則派出蕭可賢與林彩鳳兩位教練代表打了一套鄭子太極拳作為誌慶,郝老師壓軸上場,展示全套傳統楊式太極劍,輕靈卻勁道十足,可說是剛柔並濟,讓人嘆為觀止。會後,我們與郝老師的弟子們交流,相談甚歡,期待「河北省傳統太極研究院」落成時再見面。


(弟子們合影留念)

相關文章

 

colourfulpheni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